最新消息 / News

拜訪天然

探訪”天然茶莊”,常能享受這樣的饗宴,周末上山,與主廚聊當季食材,臨行前收到最好的禮物”萵苣筍”,主廚說現在正是最好吃的季節,自家田裡採收,要我安心食用。我心裡滿是感恩,因為這溫暖裡有小時候的記憶。年幼時期我與祖父母一同居住,中興新村是個奇特的地區,有鄉間的風景與空氣芬芳,但也有都市的便利與進步,又因與農村接近,市場裡的蔬菜都是鮮嫩欲滴的,當時家中雖有一位幫傭,但是廚房裡的主要舵手還是奶奶,母親則是副手。祖籍安徽的張家爺爺從南京隨國民政府遷來台後即在台灣省政府任職,奶奶在大陸時隨夫在好幾個地方居住過,所以燒得一手各地方好菜。我幼年時期祖父常在下班後帶同僚回家用餐,黃昏後的廚房裡總是燈火通明,為家中座上客張羅不休。春天到訪時,這道萵苣筍絕對是晚上餐桌上不可或缺的前菜,入口的清脆與美味至今難忘。其實小孩子愛上的不僅是入口的滋味,還加上了咬下時的聲響,成為我中年後更為懷念的記憶。
我早些年因為工作在上海居住時,上市場買萵苣筍,菜販們通常會很順手的把葉子摘掉丟棄。家庭主婦們若及時勸阻,菜販會說:要燒菜飯嗎?,因為他們認為萵筍葉適合替代青江菜用來做菜飯,除此之外別無用途。但在台灣其實我們都知道,這葉子拿來清炒或燙煮都很美味,近年來許多川菜館也流行將它沾麻醬生食。周末獲得的這贈禮讓我興奮異常,臨別前,主廚也是一再交代菜葉可以燙煮來吃,不要浪費,為了展現這萵苣筍的壯碩個兒頭,還特別央求主廚朋友拿著它讓我拍了全株照。回家後與母親商量,當年的廚房副手現在已熬成能發令號的指揮官,母親說就來涼拌吧!讓我吃吃那翠綠鮮嫩的滋味,當下我遵命照辦。這過了滾水的萵苣筍,撈起後淋過了冰水,那半透明的脆嫩綠色如上好的翡翠一般,調好味道擺上瓷盤,管他窗外陰雨綿綿還是雷聲隆隆,春天的樹梢發枝景色自在家中餐桌上展現~